胎儿亲子鉴定,有悲剧也有喜剧

有人因为胎儿是丈夫的喜极而泣,有人却因为验不出孩子的生父忧心忡忡,亲子鉴定中,不少人家出现了“洗剧”或是“杯剧”的现象。

胎儿亲子鉴定,有悲剧也有喜剧

韦翰斯亲子鉴定中心谈起了前不久接待的一名“准妈妈”委托人:“一个月前,一名孕期在3个月左右的女子拿着丈夫的样本过来做亲子鉴定。一般情况下,我们的报告是在一个星期之后才出来,但这名女子提出想尽快知道结果,因为如果孩子是自己丈夫的就留下来,如果不是就不要了,尽快知道结果能让她早做准备。”医生最后为她加急做了鉴定,当女子拿到鉴定书时,喜极而泣–结果显示,胎儿是她丈夫的。

这种胚胎期亲子鉴定,常在怀孕6周后通过孕妇静脉血进行DNA测试,或在怀孕14周到28周内以抽羊水法进行。据韦翰斯鉴定所的有关数据显示,做胚胎期亲子鉴定的委托者中,25-30岁之间的已婚女性占了九成,一旦确定胎儿不是“自己希望的那个人的”,很多“母亲”会选择将孩子做掉。“鉴定者的目的就是考虑胎儿去留。”一位专家透露,鉴定者在发现并非婚孕时,常常去私营医院央求医生帮她们做引产手术。由于医院严格规定必须有夫妻双方的签名才能实施引产术,所以鉴定者一般都到不知情的医院“自行解决”或是编造各种理由把孩子做掉。

韦翰斯鉴定所的一位亲子鉴定专家告诉我们,曾经有一个怀孕的女子挺着大肚子过来做亲子鉴定,接连测试了三个男子的样本,才最终确定。“今年一年就有3例类似的情况。不过作为法医,我们不会去抨击当事人的对与错,只是尽量去帮助当事人解开谜团。”

8岁的“小冬”,则是一个“悲剧”的孩子,因为出生不久便被爸爸怀疑为非亲生子。在去年父母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冲突后,他被带到了华曦司法鉴定所进行亲子鉴定,结果出来,他真的不是爸爸的亲骨肉,爸爸妈妈随之离婚。之后一年间,妈妈为了寻找“小冬”的亲生父亲,又先后三次带着三个男子的样本过来鉴定,最后都没能确定孩子的生父。

孩子的亲生父亲是哪位?“小冬”的妈妈自己也无法确定。我的爸爸是谁?或许会成为“小冬”一生都无法找到答案的沉重谜团。